致同船人

8.5.2014

《縫身》  攝影:Paul Chan

 

 

 

某天晚上當你乘搭港鐵,望著四周的人群,圍繞著你身邊的乘客臉上有著相同的黑眼圈;那是大家同樣被工作折磨了一整天而變得不成人形的臉孔。

 

你很想擺脫他們,卻反被另一群入來的人迫出車廂,當你轉身想返回時,門已關上,列車已飛快駛去。你望著那堵乾淨得可以看見自己黑眼圈的玻璃幕門,開始對自己生活的城市感到陌生。你很想離去,但卻沒有任何選擇,於是只好若無其事繼續等車。

 

幕門後,見到一張浪人劇場的海報,看著那些文字和相片中的演員時,雖然不懂是什麼,亦不知會是什麼,卻勾起了心底裡某種熟悉的感覺-你直覺那裡有可能令你逃離這裡,於是很想和它「發生關係」-拿起手機拍下海報,儲存到「我的相片」中,望著手機內的海報,它就讓你有一次尋找那種熟悉感覺的可能。

 

又一個晚上,你來到劇場門口,大堂內早已站滿人,發覺那些人竟是你數星期前在月台上全都見過的,但此刻他們的臉上,再也找不到那些被生活迫至不成人形的臉孔,而是換上一對又一對充滿著期待的眼神,他們裝扮平實但各有自己的風格,而且非常守時!隨著觀眾席的燈光熄滅,舞台的燈光亮起,表演者上場,他們表現的每一句台詞、動作或許你未必完全明白,舞台上的一景一物光線聲音又與生活有一種距離,但隨時間流逝,舞台所呈現的一切開始勾起一些早已沉澱於心內的回憶及想像,這時候你與演員開始感受到彼此的呼吸,空氣中暗暗地滲出大家最私密的情懷,但各自腦內卻組織不同的「風景」,這些「風景」最終又與劇場上所呈現的連結起來。

 

此時此刻,正是這個城市裡最寧靜的地方。

 

當觀眾席的燈光再次亮起,觀眾掌聲響起時,你或許已找到那種熟悉感覺的源頭,很想和人分享但又不知從何說起,此時你在「我」面前遇上她/他/牠/它/祂-原來,真正的戲劇,這一刻才發生。

 

在你未曾察覺的另一個陰翳角落,有一個披著藍色麻布衫的人彈著Ukulele,以低沉的聲音哼著這首歌:

 

唏──呵───唏──呵───

從一個漆黑世界開始

時間 空間 燈光 聲音 故事 動作 對白

揉合了一次旅行

是創作人在生活中提煉出的點點「Aura」

匯聚成一束光線

直射到觀眾心窗

構成人間風景

如寧靜的湖

照出追尋故鄉的臉

 

你記得,那個夜晚,月亮很大很圓。

 

譚孔文

2014年8月5日 修改

 

(原文寫於2008年12月《問:我們對自己居住的城市似乎很熟悉,但同時又很陌生。在這方面戲劇可擔當一個怎樣的角色?》)

Please reload

  • Facebook Classic
  • Instagram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Classic
  • 48x48.png

Copyright © 2014-2019 Theatre Ronin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This site is best viewed in Google Chrome.